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驿传梅信 > 正 文

高皓亮:且行且珍惜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4-01-15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图为作者高皓亮

 

跑了一个不算是突发的新闻现场,一对连体婴儿分离手术成功了。在医院PICU护士站抱怨半天连不上的网卡不能及时发稿时,心里却是一阵阵的快乐,替这对女孩的爸妈开心,一对连体婴儿变成双胞胎了,可喜可贺!

两年前的今天,在赣江边这栋小楼上一个空调坏了的办公室写了一篇QQ日志,题目是《其实,我都忘了自己想要啥了》,矫情中透露着一些悲凉,和当时求职的心境有关。两年过去,同样是在这栋小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想起写点什么,就当是写给自己过去的这两年吧。

201413日在中午下班前,用记者证插队领到结婚证后的第一句话是:好一个201413,连领证都有这么多的人!吃完午饭匆匆赶回办公室的路上,忽然有了几丝莫名的忧虑,应该是在跨入一个未知生活领域之前的习惯性的踌躇。

算来算去,这应该算是两年之间的最大变化了,从单身升级为已婚人士。晚上陪朋友们开心后,在楼下的牛肉面店要了一碗二细加肉。喝完酒吃牛肉面,不是原来的配方,但还是熟悉的味道。

原本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现在每天得找人变着法地说话;原本习惯于按部就班,如今却成了职业传媒人,夜以继日明察暗访,绞尽脑汁推陈出新……

社会是个万能转笔刀,不管是什么样的铅笔,它都能削成尖尖的样子,尖磨掉后立即再削出新的。适应时代的发展与环境的变化,不断削尖自己的“铅笔”,真实记录下时代之嬗变与生民之悲欢。这或许正是职业媒体人的一种人生历练吧!

6月1日,在总社新媒体专线值班,第一次走进新华社“铅笔楼”,新媒体专线在23楼办公,第一天报到后,迫不及待地跑到走廊尽头远眺天安门与中南海。哇,果真能看到中南海的院子。进入新华社之前,曾有一名从业前辈说,做记者要有俯视的视角和本领,在“铅笔楼”23楼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领悟。

江西是新华通讯社的诞生地,从烽火年代的战时通讯社到今日的世界性通讯社,新华社不正是不断适应时代的发展与环境的变化,与时俱进的吗?做为她的一员,自己没有理由停下脚步。

这不,两年前根本不屑一顾的南昌牛肉面店,如今已经成了回望西北的最佳寄托。这或许就是职业媒体人的一种精神境界或者人生状态——日暮乡关何处是,直把异乡作家乡。

江水泱泱,大河滔滔,看得久了江就成了河,河也就成了江。国庆长假时与友人结伴去了鄱阳湖边一个叫星子的地方。传说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从天而降,落在了鄱阳湖中,湖中一处礁石由此而命名为落星墩。去时已到鄱阳湖枯水期,湖底水退草长一片绿意盎然,丝毫不逊于北方草原。赶完早市的渔夫躲在船中乘凉,牛儿青草丛中铃声叮当。

岸上的渔村还是五六十年代的模样,供销合作社的字样斑驳挂在墙上。在渔村小巷中闲逛时,一个小院门楣上写着“陇西人家”四个大字,院子的主人不出意外姓李。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60多岁的老伯不知陇西在何处,只知祖上一直在门楣上写这4个字。生于黄土高原的陇西人氏跋山涉水一路而来,不知是否也为这里的渔舟唱晚所吸引?

和欢欢、锺昊、徐霞4人租了一条渔船泛舟鄱阳湖,湖上秋风强劲。在兰州求学时经常走过一条唤作“一只船街”的街道,相传左宗棠率领的湖广子弟远征新疆时,部分将士水土不服相继离世,当时的带兵者为他们修了一座船型大墓,船头朝南。河水滚滚东去千年如一,这些埋葬在西北的将士们说不定早已习惯了黄河岸边的西风凛冽。

享受在路上的青山绿水,对村头那棵大树的回望自然就要少很多。两年以来,不再只钟爱西北的烈酒,开始尝试着喜欢江南的清茶。无人区的老大说,你是一个好律师。走在这条人很多的路上,心中始终不变的是午后头顶上的那片湛蓝,惟愿在路上和你相遇时,你会说一句,你是一个“好”人。

从西北到东南,从黄河到赣江,从新闻学子到新闻记者……这就是我刚刚过去的两年的人生转场。在这里告诉我的朋友,我已经在路上了,且行且珍惜,祝福我一路精彩吧。

201417日于南昌

作者简介:高皓亮,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届硕士研究生,现任新华社江西分社记者。

(编辑:王若瑜)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