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尖角小荷 > 正 文

陈媛媛:台湾,俯拾皆是的慢节奏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3-12-29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在西北即将飘雪的日子,我从黄土高原来到海峡对岸的宝岛。一方水土,一方人情。从北到南,从内陆到海岛,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岛内俯拾皆是的慢节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台湾人很慢节奏,首先表现在言语上。台湾人语速慢,语调轻,柔声细语,儒雅温淑。台湾的方言闽南语哝哝绵软,普通话就更加绵柔,像是台湾特产麻糬一般,软糯之余还夹着糖心。所以台湾妹子一发嗲,保准能让你甜到心里去。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他们有耐心关注生存环境,环保意识很强。台湾的垃圾桶并不多见,但能看到垃圾桶的地方一定是有分类;台湾的清洁工也不多见,但即便拥挤小巷也不见乱丢的垃圾。就算是熙熙攘攘的夜市过后,地上也几乎见不到一片垃圾。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他们有耐心和精力去关注一切细节。在捷运、在公交、在卫生间、在电梯,只要是你能想到会发生紧急情况的场所,一定会有“紧急按钮”,给人们安全感。同样,只要是你能想到的地方,台湾一定会给残障人士一间特殊的场地,一个特殊的按钮,一份特殊的关照。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他们愿意停下脚步,伸出援手帮助你。台北市的大街小巷处处有清晰、细致的路标,所以在台湾,只要认字,就不会迷路。哪怕你不认字,或者懒得去自己找路标,那只要你开口询问,台湾街头的任意一个路人甲都会热心帮你指路,甚至会亲自带路。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在人多车多的街道,交通秩序很好。台湾的街道本来就不宽敞,再划出机车的停车位,很多路面常常是勉强可供车辆双向行驶,但在这里,堵车是很少能见到的事情。机动车司机按交通规则行驶,机车、自行车各行其道,行人谨遵交通秩序,人人按秩序前进,畅通有序。正在转弯的机动车常会停在路中,礼让过马路的行人,双方微微颔首,轻轻微笑,满是温暖。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他们并不喜新厌旧,相反倒很怀古文艺。漫步台湾的城市街道,一个很直观的视觉感受是 “台湾好旧”。在台北市,除了信义区商圈、忠孝东路商圈等几个地方有国际化大都市的影子之外,大部分建筑都属老式,很多民居都略显破旧,并无“繁华”气息。原来,这是因为台湾主张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民居都是永久产权,所以想要进行翻新修建需要征得户主同意,政府不能私自主张,一栋建筑若要征得所有人首肯,往往存在很大难度。
台湾人不但不喜新厌旧,更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被台湾人津津乐道并引以为豪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就是典型例子,大多园区都是在原有废弃建筑基础上的重新利用。位于台北市信义区的松山文创园区,其前身为1940年修建而成、1998年停产废弃的松山烟厂。停产3年后,当地政府将烟厂认定为古迹并施以保护,同时引入文创产业进驻,将原有的办公楼、厂房、仓库等设施有效利用,作为艺术展厅,吸引台北市民和各地游客前往参观。同样的,位于台北市万华区的西门町以西门红楼为地标性建筑,这个共两层高的红砖洋楼建于1908年,已有百年历史的它至今还常常上演小型文艺表演,而周边发展起来的商圈更是台北年轻人聚会的首选之地。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他们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不忘根基。听说我是从大陆到台湾交流的学生,几乎每个人都会问我从哪个省来,然后搜索各种关系,建立联系。欢迎宴上,铭传大学传播学院的倪炎元院长就谈起他的母亲就出生在兰州,这让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而带我实习的《联合报》记者老师李顺德,更是跟我攀上了老乡,因为他的祖籍就在甘肃·陇西。台湾与大陆一衣带水,“祖籍”的概念更是让我们走得更近。
《联合晚报》的一位记者老师告诉我,他们小时候老师会专门布置一项作业,请他们回家追根溯源,填报自己的祖籍。对他来说,拿着地图,对照族谱,看着自己的故乡,是最自豪的事。
但不得不说,社会的发展、制度的变更,“祖籍”的概念远没有从前清晰了。现代台湾户籍制度有所改革,户籍本上只需要填写出生地,祖籍这一项已经不存在了。李顺德老师也告诉我说,现在台湾的殡葬方式逐步是从土葬变为火葬,土葬的时候墓碑上还会刻上祖籍所在地,子孙后代还可认祖归宗,但火葬实行之后,纳骨堂上一个个小盒子只会标注逝者名讳,已经再没有祖籍的概念了。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他们有耐心等待虚弱和无助。
因一次采访机会,我参观了台湾的一场身心障碍者的摄影作品展。这项活动由民间的公益基金会主办,在台湾,这种现象很普遍。摄影展展出的多是身体障碍者外出游玩的照片,初衷是鼓励更多的身心障碍者勇敢走出家门,去领略社会中美的瞬间。让身心障碍者勇敢走出家门的,从软件上来说,或许是需要某一次摄影展或者某一个公益组织的号召和鼓舞,需要全民的善意和帮助。更重要的,是硬件的保障,需要社会基本设施的健全,需要社会救扶体系的周到。
在台北,几乎每台电梯都会有一排专门为坐轮椅的身障人士准备的按钮,方便他们独自搭乘;市内还有不少无障碍公交车,公交车底盘做得很低,从站台能直接驾着轮椅坐进车里;就连人行道,在台阶处也会特别留出轮椅可以通行的坡面;即便有的地方在设计之初忽略了这个小细节,大家也会特别用木板搭起一个坡面,真正能让身障者出行无障碍。
想起之前一次搭乘捷运的经历,一个看上去年过七旬的老人从捷运站走出来,步履蹒跚,颤颤巍巍。附近的工作人员注意到这一细节,问明情况后急忙推来一辆轮椅,载着老人并送她到目的地。因为同路,我便默默尾随,一路上工作人员都在关切地询问老人,两人的交谈间时不时传来温暖的笑声,若不是工作人员穿着制服,真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人。老人要去的地方距离捷运站并不近,但工作人员还是耐心地将她送达。我想,有了这样的健全的“硬件”和温暖的“软件”,身体障碍者的出行只需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就够了。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跑在前面的人不忘时时回头,关照那些还在路上的人。
还是一次采访,主题是一个公益性医疗机构的成立。这是台湾地区第一家完全由民众爱心捐款成立的门诊中心,目的在于防治肝病。在台湾,肝病的患病率常年居高不下,每年因肝病死亡的超过1万人。早在19年前,“台湾肝病医学之父”宋瑞楼教授就成立了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基金会成立19年来,医师、义工、企业主们通力协作,为台湾的肝病防治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健康宣讲、免费体检,这些看似平淡的日常,日积月累,默默提升着台湾普通民众的健康指数。经过多年发展,终于得以成立门诊中心。
说门诊是爱心机构,有两点原因。首先,从场地到设备,门诊中哪怕是一砖一瓦、一杯一碗,全都有赖于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其次,门诊不以盈利为目的,甚至还会利用基金会补贴那些生活困难的患者。
企业主做慈善,并非新鲜事,但基金会的首批捐款人何寿川先生的一席话,让人感动。20年前,何先生发现自己患有B型肝病,在宋瑞楼教授的帮助和治疗下,稳定地控制了病情。本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心情,他默默为基金会捐助500万元,希望健康的福泽能惠及更多的肝病患者。他说自己这批二战后成长起来的台湾人,如今已经到了坐公交免费的年龄,但他们依旧为台湾的发展默默做着自己的贡献。“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医疗机构,考验着他们这一代台湾人,考验的更是整个台湾的价值观。
当年追随恩师宋瑞楼致力于肝病防治的许金川教授,如今已是花甲之年。他主持的基金会开启了台湾首家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爱心肝病门诊中心,会场上他的情绪也很是高涨。我问他,作为肝病防治领域的权威专家,又是台大医院的名牌医师,为何会有做公益的想法。他说他们这代人,从小就被教育要宅心仁厚,读了医科,学有所成,谋得一份体面且收入不低的职位,就更应该要把自己所学回馈给社会。
在台湾,救助弱势,似乎是每个人价值观中最自然的理念。政府、企业、专家、学者、普通民众,各个角色都在分担照顾弱势的任务。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即便是在小小便利店消费之后,哪怕再忙碌店员也一定会对你说声“谢谢”;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在意识到打扰到你或为你带来麻烦的时候,他一定会认真地对你说“抱歉”;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公交司机不会急着赶路,而会耐心等待想要搭乘的老人,并会等到他上车找到座位坐定之后,才会踩下油门;
台湾人很慢节奏,所以在台湾,排队是一种文化,没有什么急事可以打破这一秩序;
……
台湾人的这种慢节奏,内生于心,外化于行,多见于细微处,俯拾皆是。

在与台湾人交谈的过程中,“大陆是在跳跃式发展”这一观点几乎是共识性的。在他们看来,台湾用60年的时间发展起来的成果,大陆只需要一半或者更短的时间。快速或者超速发展,可以让高楼林立,可以让交通发达,可以让生活富足。但在人文情怀、精神富足方面,我们不妨学学台湾人的慢节奏,细致、耐心、学会等待。

作者简介:陈媛媛,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201310月至12月在台湾铭传大学传播学院交流。

(编辑/张雷)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