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驿传梅信 > 正 文

刘艳:我的眼泪不再飞!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3-06-19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今天是6月16号,一年前的今天,我又回到了芒果台,不是因为工作定了,而是因为没别的地方可以去。
当天晚上我就哭了。晚上9点多,我正在办公室加班,综合部的老师看到我了,直接说:“你不能在这里实习,因为你已经毕业了,如果我们用你就是违反《劳动法》,我们不会给你办出入证,你进不了门的,你还是走吧。”走哪里呢?回家待着父母操心,回学校老师闹心。
为了每天能进入单位的大门,我绞尽脑汁,试验了多种方法。第一种,往办公室打电话,开进门条,可是单位有规定,最多只能开三天;第二种,找正式员工借工作证混进去,可是正式员工比较少,每天带工作证上班的人就更少了;第三种,在门口等着领导把我领进办公室,这个概率就更小了,等上两个小时算正常的。这样持续了4个月。在这4个月里,我的同班同学已经成为了职场新人,其中不少人还小有成就。我的师弟师妹已经开始实习找工作,其中很多人的未来都有了眉目,而我每天还进不了单位的大门,情何以堪啊!
而且,我真的不相信自己能做电视新闻,能做好电视新闻。在实习之前,谁见过编辑机啊,谁拿过话筒啊,谁知道直播间和导播间有什么区别啊?可是领导才不管这些,既然来了,就要干活。当我第一次坐到编辑机前,手脚冰凉、冷汗直流,配音听了十几遍,素材看了十几遍,可是还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结果一个一分钟的片子,我愣是编了3个多小时。编完后战战兢兢地拿给领导看,他稿子一扔,桌子一拍:“你编的这也叫片子?!”第二次编的片子被领导打回来重新编辑,第三次编的片子被领导打了负分,慢慢地栏目组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编片子烂,慢慢地自己不敢编片子,后来连稿子都不敢写了,话也不敢多说了。
那段时间,每天都害怕犯错,可是每天都在犯错,有人跟我说可能报纸更适合我,有人跟我说这里熬不出头的,赶紧离开吧。每天给亲戚朋友老师同学打电话,必须要先哭上五分钟,边哭边嚎,为什么要来这里?凭什么要受这种委屈?后来,我妈崩溃了,据她后来的反馈,当时一看到我的电话就紧张,一听见我哭就害怕。每次我一哭,她跟我说:“算了,别干了,再这么下去,工作没找着,人也神经了”。后来,韩老师也崩溃了,跟我身边的人说不要理我,让我自己一边儿哭去。我承认,那个时候自己N次地想过离开,可是一想到自己折腾了这么久,受屈了这么久,却连正儿八经的新闻都没做过。如果就这么走了,这辈子都会后悔,N+1次的不甘心最终打败了N次离开的念头,我选择了死磕到底。
于是,我重新从“打杂”做起,每天写微博,写节目点评、做PPT、做飞字幕,这些别人没有放在眼里的工作,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我一做就是两个月。微博里面的每一个字我都要斟酌,节目点评的每一个内容点我都要归纳,这样也做出了乐趣,做出了成绩,领导也开始安排我做片子。先分到了《播报多看点》小求真版块,连续做了几期片子,在简单的专家问答加入实验论证,改变了节目的结构,反响很好,几期片子都在另外一档节目中连续重播。先后又调到《新闻大求真》、《播报多看点》铱我说新闻,因此成为了栏目组工作调动最频繁的人,哪里缺人,就去哪里救场,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却把栏目组的工作干了一遍,这项纪录至今无人打破。现在《播报多看点》为你鼓掌版块工作,主要负责策划题材、修改稿子、修改片子,工作依旧辛苦,加班依旧频繁,但是眼泪不再,欢笑常留。

毕业整整一年了,从西北到东南,从兰州到长沙,牛肉面变成牛肉粉,手抓羊肉变成剁椒鱼头,从安静的书桌到紧张的编辑室,始终不忘三个方向:“向上,向前,向善。”

  艳: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届新闻学硕士,现任湖南卫视《播报多看点》编辑。

(编辑:张雷)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