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青春作伴 > 正 文

记忆中最好闻的味道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3-04-01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资料图片

大学时候的选修课"影视作品赏析",我们一个大教室的同学们一起看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老师解读这是王朔的意识流作品,正被西方文学史老师折磨得外焦里嫩的我们,干脆放弃了一切思考,跟着看看热闹吧!
一大屋子的人比较适合看欢乐的作品,看着屏幕上的躁动与喧哗,想象各自青春时的那点事儿,时不时哄堂大笑,还有点到为止的,但是颇有深意的嘘声!
我不太记得电影的具体情节了,不过有一个场景,马小军骑着他的军队大院的二八大杠载着米兰,风驰电掣在去农场的路上,那得瑟劲儿一闭眼就能浮现在脑海里。这是马小军整部电影里最快乐的时光,清晨田野间的清香,林间闪烁着的新一天的太阳光,他的大脑短路了,以至于多年后只记得那天农场里传来的烧荒草的味道.......
如果记忆的脑电波出了错,只有靠味觉来弥补,就是姜文的这句低沉的旁白一下子抓住了不知道哪根神经,那种味道立刻环绕在四周。
在钮承泽的情人节档电影《爱》里面,Mark(赵又廷)抱着小叶(赵薇)说:我喜欢你的味道,像大太阳下的草地。大太阳下草地的味道,才是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味道! 
小时候,每回寒暑假都要去舅舅家,喜欢一大清早就坐着畜力车,和他们一同到田里开始新的一天的劳作。我通常会在马车上半睁着惺忪的眼睛,打量着这个刚刚开始忙碌的小山村,远远望去,绿油油一片,是黄豆,是玉米,也有可能是土豆,打个哈欠,回过头来,一些村民家的房顶上,依旧升着袅袅的炊烟,其实我比较喜欢坐牛车,所到之处,可以把景和物看得仔细些,马车和牛车相比,那简直就是现在的T次和普通列车。因为舅舅家地多,有时候他们得爬山甚至于翻过山头去种地,或者去除草、打农药。我那时候小,爬到一半就耍赖说累了,于是就地给我搭个小窝棚让我歇着,当然如果还带着家里的其他小朋友一起闹,成功的几率会更大。我们坐在山腰上通常都会往下看,连绵起伏的青山,吹着山风,吃着果园里新摘的果子。完全忽略了身后辛勤劳作的大人们,这是属于小孩子的权利。
舅妈有时会把我放在山脚下他们盖的小屋里,给我准备些必备食粮,不过从别人口中听说那间土坯房的屋顶上曾有蛇出没,吓得我从不敢自己在小屋里呆着。但是又不好意思跟他们说实情,显得自己胆子小,我每次都是看到他们爬到山腰附近,就蹭一下子从屋里跑出来,找一块大一点的空地自己玩。
山脚下有一个泉眼,上地的时候,这是我们所有人赖以生存的水源,旁边有棵大树,叫不出名字,有四五米高。我喜欢土坯房外面的一块大草地,在那里吃吃喝喝,困了就躺在上面眯一会儿。
下午的时候,草地暖暖的,躺上去更舒服,看着蓝蓝的天,经常有把它画下来的冲动,但是,无论是国画、水彩画、还是水粉画,我都画不出来那里的天,那是无论多少种颜色都调不出来的蓝。还有天上缀着的大团云朵,慢悠悠的晃悠着,你只有一直盯着它看,才会发现它们微小的变动。
不过看久了,眼睛会花,但是和现在的各种辐射毫无关系。
我要说的是那种经过了早晨的朝阳、中午的烈日还有下午两点钟的毒日头炙烤后,草地上散发的那种味道,那是属于儿时的最亲切的记忆,尽管它只是一种味道。在草地上等着看落日,看着一天就这样进入尾声。
当我百无聊赖地看着原本以为又是一部明星堆砌的商业电影《LOVE》时,忽从赵又廷那种偶像小生的嘴里惊现出那样一句台词,我彻底相信,Mark是真的爱上了小叶。科学家说,一个人的味道其实透露了她、他的潜在基因,人们倾向于寻找携带与自己完全不同基因的另一半,管它真的假的,整部作品里面,这句话是最温暖的。

原本是一部不以为意的电影,就在那一瞬间,和你有了一个记忆深处的共通点,就这样,喜欢上了它!

作者简介:郑茂瑜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传播学硕士研究生。

编辑:黄宁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