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正 文

一个叫pi的男孩儿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2-12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部曾经被评价为“绝不可能拍成电影”的小说,有人把这本2002年的布克奖获奖小说看做一个奇幻历险故事,有人把它看做一个关于人类在宇宙中位置的寓言,李安评价“这个故事可以让你相信上帝”。
电影界最难拍的水、孩子和动物三大元素汇集其中,李安的电影美学风格充满了东方式的内敛与静谧。屏住呼吸,画面非常明信片,绚烂的印度风情,惊心动魄的沉船,偶遇的海洋生物,飞鱼、狐獴、甚至食人岛莲花中的那颗牙齿都是毛骨悚然的精致……
90分钟,227天,一个男孩脱胎换骨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故事,宗教、信仰、内心等主题一直贯穿影片始终。
李安打造了一个“传说中的大海”,寂静、热烈、海明威式孤独与疯狂,里面装着人们最纤细的、最缤纷的想象力。
一场海难,派开始了这一趟未知的漂流。斑马、鬣狗、猩猩,还有理查德?帕克。
刘瑜写道,忍受的极限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让小孩出场。这听上去令人绝望,但是是顛扑不破的真理。每个孩子都可能创造奇迹。
我一直觉得,一部电影就是一场内心独白,而李安在电影中诠释了一种挣扎与和解。一场献祭,而非一种救赎。因为信仰,恐惧化为一种纯真的力量。派与生存法则周旋,让自己存在下去,这就是对神的终极敬畏。
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卧虎藏龙,这头卧虎是我们的欲望,也是我们的恐惧,有时候我们说不出它,我们搞不定它,它让我们威胁,它给我们不安,但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我们保持精神上的警觉,才激发你全部的生命力,与之共存。少年派因之得到生存,李安因之得到电影的梦境。
一向热爱精分的故事。人在世存在。在死亡的强光中,派俯下身去,朝着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与另一个自己达成和解。
至此,这只是一场奇幻漂流。
直到医院问询,日本职员的那句“But bananas don’t float”开启了第二个瞬间让我悚栗的故事,也让这场奇幻漂流变成了一个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的犯罪现场。一个色彩斑斓的童话变成了一个晦暗绝望的黑色童话。他人即地狱。第二个故事只是另一个漂流版的残酷1942。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盛宴过后,泪流满面。
我们怀疑童话的美好,又拒绝承认现实的残酷。所以,小孩和老虎都比我们容易幸福。
在小说的开始,也是故事的最后,帕特尔重返人的世界,长大成人,建立家庭,抚育儿女。存在还在延续,“这个故事有个幸福的结局”。
拒绝乌托邦和追求它一样需要勇气。
很多人从神学、从哲学、从美学、甚至从犯罪学来推演电影的逻辑,我却什么都没有记住,只除了一个执着于让人记住“π”这个名字的男孩。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数字,无限,且不循环。
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可爱的、精挑细选的、让人听一遍就能会心一笑的名字,你叫大朵,我叫小七,还有一个叫Pi的男孩儿。世界因我们的执着而可爱。
 
作者:王艳丽,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硕士研究生
                                                                                                                             编辑:黄宁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