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驿传梅信 > 正 文

刘品初:我与世界相遇,我与世界相蚀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2-02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时间一进入十一月份我就明显感觉到自己和身边同学都有些烦躁,这种烦躁来自于对未来的不确定和对自己的怀疑。我们很迷茫,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在哪里,我们又能胜任什么样的工作。

我还清楚的记得学长学姐给我们开实习报告会的场景,那个晴朗的上午,一个学姐讲述她翻墙进新华社得到实习机会的经历,他们无一例外地告诉我们:尽管不一定很容易但每个人都会找到实习的,好好享受你们的实习吧。可当时的我还是处在一种深深的忧虑中,随便跟哪个同学闲聊都会聊到“你想去哪里实习啊?”,“联系好了没有?”等等这样的问题。

现在如果有学弟学妹问我实习怎么找,我可能也会说:都会找到的,不要急。积极联系,越努力也就越幸运。到实习单位之前怀疑自己什么都不会做?那就努力的锻炼自己,做那些让你很一直焦虑的事情,当你让生活充实起来,就没有时间去焦虑和烦躁了。
联系实习单位其实就是一个自我推销的过程,学习了三年新闻的我们要面临的是来自社会挑剔又期待的目光。我非常幸运的得到了院里的帮助,能够到新华社辽宁分社进行实习。当然在这过程中我也尝试着自己联系了一些其他的媒体,我认为迈出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成功的经验还是失败的教训都是我们人生的宝贵经历。

2012年的2月13号,我终于踏上了自己实习的征途,有机会来到距离新闻最近的地方。

回顾我这三个多月的实习生活,除了第一次采访时的紧张还有发稿时的激动,那些在当时的我看来自己永远也无法跨越的困难现在已经模糊了面目,成长和成熟也都是在这种记住和遗忘之间悄然发生。

实际上我记得很多很小的细节,比如我第一次电话采访紧张的结结巴巴的时候,电话那端一个温柔的女研究员跟我说:“没关系,慢慢来,你还年轻呢。”我们没有见过面,但那种理解和包容的语气让我平静,我至此不再恐惧与一个陌生人在电话中沟通交流。

比如我在刚开春的时候顶着大风在清晨出门的时候,我冻僵的手和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比如我给妈妈打电话报喜不报忧的时候,妈妈突然来了句:回来了给你炖肉吃。比如,我第一次一个人跑会的时候那个耐心给我指路的中年大叔。当然实习生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我也不可能遇到的都是有时间、有耐心的采访对象,就像莫泊桑说的“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换一种心境,我们就会停止抱怨,开始理解这就是我们真实的生活。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这句话是真的。在我觉得我只能写短消息的时候,带我的范老师让我去跑教辅市场,然后写特稿。我只能硬着头皮穿梭在书店和学尝试着跟书店老板、店员、学生、家长攀谈,有的时候收到几个“卫生球”,有的时候面脸通红支支吾吾,有的时候干脆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实在太荒谬了。

我想人的身体里可能存在着一个控制机关,当你有人依靠的时候,你就忘记了自己需要为之努力和奋斗的生活的真实面目。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你全身紧绷,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提醒你,要注意要警惕,然后你就真的能完成你原来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有时候人们形容成长,就好像是把骨头都拆下来重新组装,因为我们会蓦然发现自己十几二十年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是那么肤浅。我采访过的人不能说多,因为实习的这段短暂的时间实在没办法跟那些资深记者相提并论,可是这已经让我的许多想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与世界相遇,我与世界相蚀。我必不辱使命,得以与众生相遇。”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的选择了新闻这个专业,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于各种各样的人相遇。不管遇见过什么或者即将遇到什么,都是人生旅程中的一场风景。

 

作者简介:刘品初,2009级新闻一班,曾在新华社辽宁分社实习。

(编辑/张静)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