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尖角小荷 > 正 文

闫瑞:台湾的五个面孔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0-26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台湾之行,足迹遍布大半个宝岛,从驻地台北,到南部高雄,一路行走、感知……
我相信,台湾是一个多面体,她的面孔远远不止五个,这里想说说初到台湾,印象最深的几个。
台北,人人都有一个祖籍在大陆
“你是大陆哪一个省的?”
“安徽”
“我太太祖籍也是安徽的……”
周庆祥老师是我们在台湾的负责人,一见面,就和我们聊大陆、聊家乡。在台北,这是台湾人与“陆生”最常见的开场白。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行走在台北街头,去追寻课本上、新闻里、电视剧里的台湾记忆。无论在文化大学,还是在故宫博物院,亦或是在大爱电视台,都会有人跟我们聊大陆,聊他们的祖籍。
正如大爱电视台的义工所言:“你们十几个人里有四川的、河北的、山东的……我祖籍是河北的,我爱人祖籍是四川的……我跟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老乡哦!”
是的,这里有太多我们的老乡,无论是哪一个省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陆。
台北的很多人,也许根本没有去过大陆,更不用说是父亲或者祖父告诉他们的那个小城、那个山村。
而这些祖籍在大陆的人,不管他们有没有去过大陆,在台湾又都被称为“外省人”。
据了解,外省人的人口目前约占台湾总人口的14%,大约320万人,而这些人,多数都居住在台北。
也许,在台北,人人都有一个祖籍在大陆。
垦丁,偶像剧里的记忆追踪
8月15日,我们一行14人乘坐大巴离开台北,一路南下,直奔垦丁,这个多少次在偶像剧里出现的地方,给我们留下太多向往。
从台北到垦丁,大约需要六个小时的车程。中途休息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客车前排出现了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原来她是司机师傅的女儿。这个国小三年级的女孩,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不仅跟我们打成一片,还成了我们这些“陆生”的小导游兼摄影师,虽然有些照片惨不忍睹。
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午餐时分,我们借道鹿港小镇。这个被罗大佑唱响全世界的台南小镇,今天俨然一个繁华的小都市。
走在鹿港老街的小巷里,脚踩在被称为鹿港“三不见”之一——“不见地”的红砖头上,去寻找小镇的历史和今天。
鹿港的遗迹多是清朝和日治时期留下的,这些遗迹比较分散,门口也没有相关的简介,如果不请教周围的人,你都不知道自己又跨进了一座历史的殿堂。
这就是鹿港,商业化的气息环抱着每一座古迹,昔日“这里没有霓虹灯”,今天,鹿港还在拿这首歌做卖点,但罗大佑歌曲里鹿港的影子已渐渐模糊。
作为一个游人,我对鹿港不太感冒,但如果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鹿港人,我想,我会很喜欢这里。
因为在这个喧闹的小镇,仍然有许多只有本地人才去走的小巷子,两个年轻女孩的无意闯入,让居家的阿妈非常诧异。
像阿妈一样,更多的鹿港人,是在过自己的生活,他们居住在古老的庭院里,香炉里烟雾缭绕,那是他们传统的祭祖方式,没有商业化的运作,游人可以随便进去参观。
也许,鹿港是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地方……
抵达垦丁,已是下午四点多,天边一道绚丽的彩虹,张开巨大的拱形门,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游人。
想起一部偶像剧的名字:我在垦丁天气晴。
早已过了偶像剧的年纪,但是来台前,我还是把这部几年前的片子翻了出来,是它,让我爱上了垦丁。
蓝天、白云,阳光、沙滩,这里是台湾的天涯海角,堪比海南三亚。我爱大海,看过三亚的海浪,听过北戴河的涛声,在垦丁,我只想尽情拥抱海洋。
海浪打湿了衣衫,碎石划破了脚掌,我要带着垦丁的海水和沙石离开。
高雄,这里的大学坐山拥海
匆匆离开垦丁,大家都有很多不舍,抵达高雄,夜幕早已降临。台湾的夜市很出名,我们在台北已吃遍了大半个士林夜市。而在高雄,最为大陆游客所知的,就数六合夜市了。
但陪同我们的台湾男孩博宇说,六合夜市是忽悠大陆游客的,既贵又不正宗,本地人都不去。
翌日,我们奔向西子湾,在那里吸引我们的不是西子湾本身,而是坐落在这个高雄著名景点的国立中山大学。
穿过一座长长的隧道,中山大学的行政楼就赫然屹立在我们面前,原来隧道就是他们的大门,门前是一棵枝繁叶茂的榕树,昭示了这所学府的年轮与底蕴。
穿梭在热带植物的盎然绿意里,我们感叹于校园的美景,殊不知,更令我们欣喜的还在后面。
这里的校园不但没有校门,更没有围墙,校园就是风景区,风景区也连接着校园,二者相互交融,你总是分不清自己是在西子湾风情区,还是在中山大学校园。
当我们爬上一座名为海洋与环境工程系大楼的台阶时,放眼望去,竟是茫茫大海,西子湾的美景尽收眼底。由于是多云天气,海上薄雾迷蒙,更为西子湾增添了一份诗意。
台湾几日,对这样的大学校园,早已见怪不怪,位于阳明山的文化大学是这样,接下来去的义守大学也是。
离开中大,我们乘车前往观音山,依然不是去看山,而是去访问那里的大学,坐落在观音山上的义守大学。
我们迟到了几分钟,热情的义守大学国际处处长已在门前迎接。和文化大学一样,这也是一所私立大学,他们拥有自己的董事会和企业,学校周围的义大世界,就是这所大学自己打造的商业圈。
台湾的私立大学很多,这些大学的目标明确、实际,充分与社会、与国际接轨,他们只培养社会需要的人。
在参观了富有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汉文化教室和优美的环境后,处长带领我们走进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娱乐博弈中心,就是我们常说的赌场。
吃惊吗?学校里开赌场?成何体统?
是的,这里也是他们教学的一部分,相关专业的学生可以在这里实战演习。处长告诉我们,台湾的澎湖最近刚通过公投,不久的将来,将成为像澳门一样的赌博世界,而他们培养的这部分学生,必将学有所用。
台南,府城美食甲台湾
离开台北的前一晚,负责人周老师特意请大家吃了一顿川菜,说接下来不仅是我们的美景之旅,还将是美食之旅,因为台湾的很多美食都发源于中南部,尤其是台南。
台南,又称“府城”。第一站,是约定好的阳光电台,文化大学新闻系毕业的董事长很热情,拿着名单,逐一与大家认识。
美女台长为我们讲述了阳光电台的发展情况,但是吸引我们的不是她关于阳光电台的报告,更多的是董事长告诉我们说,美女台长是她们镇上连续十年的“凤梨仙子”,当然他又调侃说,因为十年来都没有再选过。
以前在电视里常常看到,台湾各地在水果丰收的季节,有选举水果之王的习俗,像“榴莲王子”、“凤梨仙子”等等,今天终于看到原版的了。
除了凤梨,台南最有名的水果是释迦和莲雾,因为现在还不是莲雾的季节,周老师就为大家准备了释迦,一种外形像释迦牟尼头顶的水果,所以取名释迦。
离开阳光电台,我们直奔安平树屋,一路上我们都在讨论,是长在屋子上的树,还是树上的屋子。
到了跟前,依然无法分辨,它们是相互扶持、相互依偎的。根系发达的榕树支撑、攀附着房子,被废弃的仓库包容着各处生根的榕树,这就是“树屋”。
树屋出来,我们立刻被马路两边的美食吸引了,牛奶冰、红豆豆花、虾巻、棺材板……沉浸于美食的我们忘记了时间,当我们赶到安平古堡时,景区已经停止售票。
台中,原住民的坚守与变迁
这里说的台中,不单单指台中市,要说的整个台湾中部。
中部行程第一站是日月潭,这个我们从小学二年级就知道的宝岛明珠,我不想说太多,虽然它的风光也很美,但这样的风光见到太多了,可能是承载了太多期许的缘故吧。“距离产生美”,没错的。
这一站,重点想说九族文化村,离日月潭很近的一个旅游区,日月潭是高山上的湖泊,那里有直通九族的缆车,但我们还是决定乘车从正门进入。
台湾中部山区,是原住民的聚居地。虽然大部分的当代原住民族已经离开最初的聚居地,到城市生活,但仍有很多族群不愿意离开世代生存的大山,依然坚守在那里。
这些留在山上的原住民以狩猎和种植槟榔为生,但槟榔树根系很不发达,守山固土的能力很差,一遇大风暴雨就连根拔起。台湾地区多台风、暴雨,因此种植槟榔的山区山体滑坡很严重,来台几日,总能在电视上看到山体滑坡冲毁原住民房屋的新闻。
我们一路沿山路向上,道路两旁满目皆是笔直耸立的槟榔树,这些给原住民带来生活保障的依靠,也是摧毁他们家园的洪水猛兽。
在台北参访大爱电视台时,接待人员曾经跟我们讲过关于他们与原住民的冲突问题。基于生命财产的安全考虑,大爱电视台所属的济慈基金会曾经想出资帮助原住民在山下建立住所,提供就业,但遭到了原住民和一些社会人士的反对。
接待人员说,在生命安全和传统信仰面前,我们希望他们先以生命为重。但在原住民看来,也许就是电影《赛德克?巴莱》里巴莱的那句话:“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
九族文化村也因《赛德克?巴莱》的走红而吸引了更多的游人前来探访。这里一半是游乐场、一半是台湾少数民族风俗的展览,文化村建在山间丛林里,房屋、服饰、习俗都一一还原。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人,那些参与民俗表演的人,全是山里各个族群的男男女女。
这些年轻人,来自不同的族群,每天像城市里的年轻人一样,按时上下班。上班时,他们换上自己的民族服装,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表演他们的歌舞,讲述他们的民族故事。
九族文化村每天下午五点关门,四点半的时候,这些男男女女会在入口处的文化大厅表演他们的欢送礼,表演完毕,游人可以与他们合影留念。
当一天的工作结束时,这些年轻人又换上了轻便的休闲服、运动鞋,从双肩包里拿出手机、ipad等,听音乐、玩游戏,和游人一起向山下走去……
 
闫瑞: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硕士生,2012年8月至10月在台湾中天电视台实习。
(编辑/张静)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