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尖角小荷 > 正 文

仇然:我和七宗“最”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0-10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十月,又到了芦苇含羞低头的季节,榆中的秋天总是这般迅忽,但是走过了夏日的躁动,已经大三的我,该是多一点的从容。
  今年六月,我以一篇《雀巢咖啡七宗“最”》的文案作品获得大学生广告艺术节学院奖铜奖的殊荣,第一次参加大型赛事,出其不意地为自己赢得了人生当中第一个重要的奖项。似是意料之外,但细细琢磨,恰又是情理之中。
  记得在一次课堂上,老师跟我们强调广告文案中应该尽量避免使用“最”字,当时我是错听成了“罪”字,结果便天马行空地联想开来,所以那节课也基本上处于开小差的云游状态。但“无心插柳柳成荫”,亦或是厚思而薄发,正是因为课堂上“罪”与“最”的因缘,在文案中创新了“七宗‘最’”的概念,作品方得以脱颖而出。这一切真是际遇与巧合!
  其实,四月份的前二十多天我一直在和另外两个同学忙着设计制作平面作品,直到学院奖报名截止前一个礼拜才冒出要写一篇文案的念头。那天是周日,晚上11点熄灯之后躺在床上想着写些什么,七宗“最”的灵感就这样扑通砸进脑子里。此外,还有一个关于十二星座的想法,害怕睡完一觉会忘记,于是速速地用手机记下,至今草稿箱里还保存着“七宗最”的信息,时间是当晚十二点二十一分。
  第二天文案写完后请权玺老师做些修改指导,就抓紧完成网上提交。赶着截止前才把10级、11级的近百份作品从兰州寄了出去。整个四月都在围绕大广节滴溜溜地转,忙完这一茬,总算可以深呼吸一下了。
  过完五一,又是在各种课业的忙乱中争渡,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榴花照眼的六月。关于大广赛的事情似乎都淡忘了……
  6月12日,周二,上完陈院长的传播学,权老师打来电话说我的雀巢文案入围了等级奖。意外!惊喜!也是初次的战栗!
  27号,期末考试结束,随权老师一道去了北京。
  去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领奖之前,在另外一栋大厦,雀巢公司方面安排我们几个雀巢作品的获奖者与其大中华区总监何文龙先生单独见了面。何文龙先生是新加坡人,普通话说得并不十分标准,但是始终带着和蔼慈善的微笑与我们聊着。紧接着是雀巢的记者见面会,代言人韩寒也出席了,我很主动地为自己争取了第一排的位置。在互动提问环节,我问韩寒什么叫做敢性,他告诉我——“不怕失败”!
  这个答案让我很感动。实际上,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第一次身处这么重大的场合、第一次与名人面对面。因为不想错过这么宝贵的机会,在大家都不敢坐第一排的时候,我主动要求坐在离韩寒最近的位置;在大家都不敢提问的时候,我要过话筒(当然我也害怕自己会出糗,但是仅仅抱着不留遗憾的念头),勇敢地做了这一切——“不怕失败”!后来,在梅地亚颁奖现场,韩寒的出现让整个会场差点失控,看着前面拥挤沸腾的人浪,我坐在最后一排,窃喜自己刚刚已经近距离接触过这位明星了。
  在北京,也结识了一些新的朋友,交流中了解了彼此受课的内容,深有感触。今年我们广告班交上去的近百份平面作品全军覆没,不是我们没有创意,也不是我们没有想法,只是我们欠缺表现创意的技巧与手法——扬长避短,或许我们应该在文案和策划方面寻求突破。
  因为自己下半年还有课业没有完成,从而丧失了去麦肯光明和阳狮实习的机会,也还是很懊恼的。但是还是希望自己先完成学业,再低头沉淀几年,阳狮公司跟我们见面的时候,很多都是英文交流,也让我深感英语的重要性。不过,既然选择了远方,自当风雨兼程,既然选择了广告,我会尽努力做让自己感动的事。
  “天公有意君知否,大器先须小折磨”,这是一位学长出国前留予我的赠言,我想这“小折磨”不仅仅是前进道路上的坎坷与曲折,也还有面对宠辱得失时的心态吧!余秋雨先生说:“万里长天太空洞,只有满脚泥泞才是学问”,但我想,要做一个优秀的广告从业者,是必须要具备万里长天的思维的,同时也肯定需要满脚泥泞的踏实与从容。
  大广节的成绩给我的大二绘上了一个还算漂亮的结尾,但是“天经百变云归淡”,这次经历之后,已经升入大三的我,更应该积蓄一股力量来面的今后的生活,低头求索,沉淀感动人心的吉光片羽。
  

作者简介:仇然,女,中共预备党员,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广告专业学生,担任我院学生会常务副主席,获得2012年度第十届大学生广告艺术节学院奖铜奖。

(编辑/张静)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