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驿传梅信 > 正 文

王晓刚:怀念读书会的日子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10-01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1)难得读书
毕业没多久,就开始怀念在读书会的日子了。
那段时间,还是与兄弟姐妹们读了两本书。在毕业的时候盘点一下,最有意义、最让人怀念的,还是这一件事情。
工作了,就没有多少读书的时间了。有人问,你在宣传部是不是最擅长宣传?我说,不是——我最擅长加班。
没完没了的工作,占用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早上7点起床,洗洗刷刷之后,估计一下坐校车的时间,然后可以看一下带回宿舍的《人民日报》。坐校车去新校区用时半小时。这期间,没有人说话,一车人都在补觉。有的老师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得很早就起床。起得早,就要在坐校车的时候补觉。
我偶尔也会眯一会儿。不过,总觉得一大早起床了又睡觉,心里不踏实。于是,拿出《读书》来读一两篇文章。
《读书》体积小,很容易携带。在小包包里就可以安置它。拿出来像是“掌中宝”,十分便捷。这是我喜欢《读书》的一个原因。不过,我更喜欢的还是其中的一些观点。
这几乎就是我读书的全部细节了。
办公室每年都要给每人300元的资料费,可以自选各种书籍报刊等,由办公室统一订购。阅览室里,有各类报纸,以及《新华文摘》、《红旗杂志》、《炎黄春秋》、《区域经济》、《政治学》等各种学术刊物。
我把许多刊物拿回宿舍去,想抽时间看看。但一直都没有抽出来时间。我不知道鲁迅是如何挤时间的,反正,每天10点半或者更晚一些回宿舍,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睡觉。洗个澡,躺在被窝里,看一篇文章,或浏览一下人民日报理论版,就困得不行了。
来成都4个月多了,我没有读过电子科大图书馆的任何一本书。虽然我进去过好多次,也多是去采访。
不过,唯一一点让我欣慰的是,我在读书会倡导并实践的分享观念、分享习惯,现在还保持着。每次去听了讲座,我就会抽时间把讲座整理出来,贴在博客或空间里,有机会的话,还会刊登在校报上。
这些分享,没有立竿见影的教育效果。不过,我相信,只要分享,就会有更多人看到,并从中受益。
(2)读书的用处
读书可以消遣,但不是为了消遣。
此前,听朋友或同学说,读书没什么用,读那些做什么?我在办公室读《读书》的时候,同事也说,这些跟我们的业务关系不大,读来浪费时间。
我对这些看法不以为然。
但是,扪心自问,读书到底留给我什么呢?
第一,是视野。
第二,是思维。
我发现,到了工作的时候,我们往往开始“吃老本”。电子科大是理工科学校,采访的对象也多是教授、项目、电子技术等十分陌生的人和物。我不懂技术,但是,认识这些技术与社会的关系,却还是靠之前积累的知识和思维能力。
我们不了解具体的技术、算法,但是,我们可以追问技术对于国家发展的战略意义、对产业转型的推动,可以关注校企合作过程中的协调机制,等等。而这些,往往跟具体的技术没什么关系,而主要需要我们此前泛泛接触到的国际政治、科技哲学、社会学、经济学等方面的零碎知识和思考框架。
我所幸的是,在读书会中,我们多多少少还是关注过这些问题。这些经历,可以让我十分自信地坐在教授、专家的面前,与他们一起探讨关涉国计民生的技术发展问题。这时候,我仿佛已经不是在“采访”,而是在探讨、在“对话”。
(3)抓住机会多读一些书
工作了,忙得不可开交,睡觉和读书都成了奢侈的事情。
所以,在成都的时候,拿起笔写这篇文章时,就开始羡慕你们在一起读书的生活。现在,能像以前那样,一口气读完一本两三百页的薄书,已经不可能了。所以,现在只有羡慕你们的份儿了!
毕业时,得知廖博士考上了博,羡慕得紧。不是羡慕他比我们多一个文凭,而是羡慕他还可以静养三年,再读一些书。
读书,也像是谈女朋友,就得在学校期间去做。毕业了谈朋友,在亲朋的介绍下相亲,坐在一块儿,面面相觑,全然无味。
在学校读书,就像在学校谈女朋友,有一种求知欲,有一种新奇的体验。毕业后读书,就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尤其是,当你必须每天读文件、写发言稿的时候,已经感觉不是在读书,而是在认字,全然没有了求知的乐趣。
所以,我还是希望兄弟姐妹们趁着还在学校,多读读书。
听廖博士说,读书会有的弟弟妹妹想考博,这一点,可以多向廖博士请教考博经验。不过,考上之后,还是要多看书。不看书,做出来的“学问”就很干涩。
我们平常一说到学术,都只抱怨版面费、学术不端等,而很少反省过我们自己对学术的态度和付出。我们要相信,只要文章写得好、有穿透力,总会有期刊发表的。而要写好文章,就要多读书。
不读书,仅凭我们的些许臆测,或一点点浅薄的观点,是不足以解释现实中的困惑并指导实践的,因此,也就没有发表的可能了。
另外,我还是希望,我们在读书时,要学会思考,而不能仅仅停留在介绍别人观点的层面。
读书有几个层次:最低层次,就是弄明白别人在说什么、怎么论证的。第二个层次,就是知道其他人对相同的问题,有无不同的看法。第三个层次,就是辨别这些观点的解释力,看哪个更能指导实践。最后一个层次,当然就是如果觉得你所见到的这些观点都无法让你满意,那就提出自己的观点吧。
我希望大家都能辨别观点、提出自己的观点。带着思考去工作,我们枯燥的工作也会顿添风味。
 
作者简介:王晓刚,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9级新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现工作于四川电子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编辑:张明芳)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