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尖角小荷 > 正 文

熊晓燕:我想坚守一个新闻人的底线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09-08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朋友说,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可若将这原则放在当今社会主旋律宣传的潮流中,却常常容易遭受攻击和冷落,是个“另类”。
在告别了新闻采访将近2年多的时间后,我再次重拾了自己的眼睛、脚步和笔杆儿。6月30日始,作为学院今年“新闻学子重走中国的西北角活动”接力采访活动的先遣队,我所在的平凉——庆阳——延安路线的小分队踏上了征途。因采访选题的不同,7月5日我们5人从庆阳市各自分开,分赴环县、合水县和华池县,而华池县独我一人。
下午2:00,庆阳市汽车北站,分队队长彭源临行前严肃地嘱咐我手机要保持24个小时开机,随时保持联络。我满口答应,虽然心里空落落的没底,却笑容满面想让他们放心。2:10分,我走上了一辆从西安——华池的过路大巴,找定座位坐下理理思路。此时,人群中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原来是倩倩不放心我又上车来临行嘱咐了。她握着我的手,眼眶微润:“你要记住,做新闻是次要的,你的安全才是主要的!”我大大咧咧地回应着好,才恍然明白这两天是真的要我一个人战斗了。
到达华池县的目的,主要有两个:拜访“刘巧儿”原型人物封奶奶和了解关于红色旅游现今的情况。可是无论是哪一个选题,在之前拜访陇东报社王社长处就已被否决,他说老奶奶年事已高,不宜打扰;又称红色旅游只需要找宣传部的人带我出去转转即可。可是,千里迢迢地来到华池,我又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采访的机会,加上其他同伴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选题并分工协调,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先到华池,再谋后事。
到达华池后,我听从了小队长的安排先联系了已经提前“打过招呼”的县外宣办负责人,并提前了解了一下当地的情况。可惜,外宣办并没有给我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帮着联系了一下两个乡镇的镇长,说这两天我要下去一趟。以后的事情,都得自己来联系了。
“巧儿”奶奶故居的位置,是昨天和车上的一位本地人聊天中得知的。早上9:00我坐上了从华池县到西峰的大巴,并在302国道右侧的巧儿故居广告牌处下车。冒昧的打扰,我担心会有拘谨的谈话,更害怕今年已经88岁的老人家已经厌烦了宣传的事务,难以开口。
到了家门口,我也有胆怯的情绪,不知道自己这种学生身份对方是否会理睬,是否能够抓住这次采访的机会得到我所想要的信息,又担心是否预设太多引导着被访者再说些冠冕堂皇的旧话。带着诚惶诚恐的心我敲开了故居的门,出来招呼我的是奶奶的儿媳,她一手抱着孙子一边打量着我这个陌生人。道名了自己的身份后,我开始进入采访的主题,试着与他们家人融入。(具体采访内容可见后期稿件)
奶奶所在的堡子村也是一个穷地方,邻近的柔远河的河水总是浑浊不清无法正常饮用,家里的吃水靠打井,有时要三四十米才能出水;一亩山地的小麦仅仅收成200多斤;村里的老光棍几十年都讨不到媳妇……
在巧儿奶奶家的采访,是顺利却也是让人吃惊的。一个名人背后的那些心酸故事,一个宣传品牌下夸张的表演技巧,一堆头衔下真实的家庭困难,让我的心紧了又紧。若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看到他们生活的环境,我无法相信新闻报道里那些所谓的“颐养天年”的字句是多么地浮夸和虚假。媒体在带来一个名人效应的同时,却也增加了许多他们本身的困扰和痛苦。难道,近几年来络绎不绝的记者们就真的没有看到他们的实情吗?
这让我想起了此行的第一篇稿子:《要庄稼还是要果园?“静宁苹果大县”口号下尴尬的小河村》,说的是以苹果闻名的静宁县在农村经济转型中所遭遇的尴尬,西北部地区的农民们对于大量种植苹果园的怀疑和抵触。虽然稿子采得辛苦,写得辛苦,但有队员觉得这样的稿子很难刊发,而且所涉及到的事情有些敏感。朋友也说我做稿总是以一种揭黑的心态,是有失偏颇的:“往往发现坏的容易,而发现好的却很难,你是把这个社会想象得太好了……”晚上回到自己屋里整理录音,恍然发现自己很多时候在采访中所提的问题似乎真的有些太过直接和尖锐。我也开始矛盾,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做新闻还是要抱着宣传的角度去做新闻?
不可否认,如果通过宣传部昨天联系的人吃饭、安排住宿、安排采访的路数,今天的我一定是发现不了巧儿奶奶真实的生活情况了,早前我也无法在面对小河村村主任时能用百姓的问题去找他求证,这样的采访大概也只能是跟着潮流往前跑了,没有什么新意,更没有什么意义。中国不缺乏宣传的、正面的、宏大的、夸张的报道和典型,一窝蜂的记者有多少是愿意避开公关而直奔主题的呢?
也不可否认,此次的重走我一直希望能够看到西北地区人民生活的变迁和改善,我也希望能够像范长江那样写出优美而又饱含底蕴的文字,但思想的笔触总是带我走向那些苦难、困难、迟疑、彷徨,尤其是在国扶贫困大县华池。走着走着,就成了一个人的审判,对于自己的内心也是对于当地政府所宣传政绩的审判。这样的做新闻思路,未免有些走火入魔了,太过怀疑太过拧巴太过冒险也有些武断,可我,似乎却慢慢习惯了这种方式。
前行的道路仍然遥远,思考的彼岸依旧未达。而我,只是想要坚守一些自己的底线。当我真正开始融入做新闻的氛围时,才慢慢找到了感悟的力量,才缓缓明白了蛰伏期自己的成长。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 记于华池县
 
编辑:张明芳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