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游子语丝 > 正 文

白塔山纪行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06-18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曾经只深深折服于珠穆朗玛峰沧海桑田的奇迹,却不知盛开的蓓蕾里一直上演着时光的流逝。

曾经只从东岳泰山的封禅中领略了自然的力量,却不知多少帝王的膜拜都在此升华成了永恒。

曾经只明了黄河作为炎黄子孙母亲河的伟大,却不知第一桥畔的白塔山装着一个“建筑王国”。

“天下黄河第一桥”是古老黄河上的第一座公路桥,号称“千古黄河第一桥”,桥畔有一座山叫白塔山,它被“装”进了白塔山公园,这座山谈不上什么著名的旅游景点,更算不上什么“名山”,但凡来甘肃抑或兰州旅游的人们,大抵都不会把它纳入“必经之地”。

而于我来看,白塔山是厚重的。每每触碰一个陌生的事物时,如若走马观花,映入眼帘的似乎并不具意味,倘若细细品来,恐怕值得咀嚼回味的东西还不少,许多事情大概都如此。

山不“寂寞”,身处繁华都市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因为它让许多去过的人留恋,如果真的融入其中。人们之所以总是感叹生活贫乏无味单调重复,是因为没有把自己“投入”生活的怀抱。

有的人去白塔山是为了爬山,尤其是周末的时候,一些人迎着晨光上上下下;有些上了年纪的人是去晨练,听着林间鸟儿的啼鸣,在山间把一生的篇章翻来又覆去;青年学生和外地游客登上这座山,是为去看看那座高耸的塔。

白塔山上的“塔”是为了纪念一位在兰州病逝的喇嘛,喇嘛受萨迦派法王派遣去蒙古拜见成吉思汗,商谈统一事业,据《重修白塔寺记》中记载,原塔至元末被塌毁,现存白塔为明代所建。

白塔山因此得名,然而,白塔山的建筑不仅只有“塔”,还囊括了亭、台、楼、阁、轩、榭、廊、宫、殿等诸多建筑形式,形式各异的建筑物伫立山间,不禁让人想起苏州园林,在树木葱翠、花草嫩绿的时节,犹如一本五彩斑斓、生动逼真的建筑画册。

在中国传统的建筑形式中就有“亭”,白塔山中的这些亭子可以供行人休息,沿着山路往上爬,每每需要歇脚的时候,这就是最好的去处,在向阳的地方,亭子就变成了凉亭,在一些视野开阔的点上,可以俯瞰黄河金城穿流而过,登高望远,感慨之情油然而生。

清晨,独自坐在山顶上的一个亭中,看着奔流东去的黄河水,看着即将跃动起来的城市,觉得自己太渺小,抑或有些孤独,冥冥中不得不感叹先人们的聪慧和睿智,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他们“创作”的灵感,将天人合一的终极理想现实化,通过一个小巧的“亭”,拉近了人类与自然之间的距离。

能在白塔山寻觅到“台”这种建筑样式,实属难得。建台往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封建社会,常常有一种说法,“台成而国亡”。

白塔山上的“台”建筑不多,规模也不大,都是一些小型的建筑物,算不上特别的开阔,登高望远或游览观赏的用途大概和某些亭子类似。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稼轩居士怀着深重的悲愤和一腔忧虑写下这首《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当年的舞榭歌台还在,英雄人物却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不复存在。白塔山这些“台”也会长存于世,然而,曾经走过这里的人们,他们如今安在?

毋庸置疑,白塔山中的“楼”没法与岳阳楼、黄鹤楼、鹳雀楼等中国“名楼”媲美,但它是白塔山这个“建筑王国”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诸如“望河楼”这样的名字,大概指向都很明确,面向黄河,故名“望河楼”。白塔山中的“楼”建造地规规矩矩,毕竟在中国传统建筑样式中,两层或者两层以上的房屋才能被称为“楼”。

白塔山中的“楼”,样式精美,装扮出彩,除一些实际的用途之外,对于游人来说,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感官上的享受。典雅的飞檐画栋、精致的青瓦花窗以及五彩缤纷的木雕石刻,充满了诗情画意,造型、色彩、构图非常讲究,搭配合理,形态匀称,做工精致,不仅为人们呈现出众多的文化艺术形式,还给人以温柔舒适、轻盈飞动之感。

我一直想知道,中国传统建筑里边为什么有“阁”这种样式?

不禁想起台湾当代作家李乐薇的《我的空中楼阁》,“我的小屋在树与树之间若隐若现,凌空而起,姿态翩然。本质上,它是一幢房屋;形势上,却像鸟一样,蝶一样,憩于枝头,轻灵而自由”。

白塔山上的“阁”就有些李乐薇笔下楼阁的那种感觉,若隐若现,尤其是清晨时分,在山崖和树林间,俨然一幅海市蜃楼的景象。

走进修饰精美的“阁”中,我觉得它并不“充实”,总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回想起来,这大概正是设计师创作的意图所在,它可能正是建筑艺术中的“米洛斯的维纳斯”。

尽管“轩”这种建筑样式不为很多人所熟悉,然而,在白塔山中,却奇迹般地存在这样一个地方——“葫缘轩”。

在我的脑海中,似乎一直没有“轩”这种建筑形式的概念,不像亭台楼阁这样出现得稍微多一些。步入白塔山公园,高台上的第一个建筑就是“葫缘轩”,在我看来,此地摆上一个亭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游人们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俯瞰母亲河的第一站。

仔细观察发现,“葫缘轩”内的摆设更加丰富,里边有各式各样的刻葫芦作品,而且四周有墙壁,并设有简单的桌椅,供游人歇息,亭子则不然,没有特别的装饰和摆设,四周没有墙壁,只有几根柱子把整个框架支撑起来,为了方便游人休憩,在其四周通过柱子联结了一圈木凳。

于我,“榭”也是非常陌生的东西,在白塔山公园转悠,会为那些美轮美奂的建筑物而感到好奇,当然,这也许是设计师们为了达到美观的目的,从而精心设计和规划了这些名目繁多的建筑样式。

却也凑巧,这些建筑物真能够组建起一幅幅精美的建筑画册。先前并不知道什么为“榭”,突然想起苏州园林的“亭台轩榭”,再看看苏州园林的景致,就不难明白这种建筑样式,积土高起者为台,台上所盖之屋为“榭”。

不得不惊叹中国建筑的“高深莫测”,一般拔地而起的房屋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的称呼,但是,把这些房屋搁置在高台上,意味又变了,然而,我还是不能够明白在一个高台上建造一些房屋的意义何在,求异使之然?还是有别的实际用途?

在白塔山中,“廊”这种建筑样式是大手笔,不仅体现在数量上,还表现在质量上。走进白山塔公园,第一感觉恐怕就是各种各样的“廊”。

平时我们说的走廊大概也源于中国这种传统的建筑样式。似乎“廊”这种建筑样式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某条道上,夹起一个可以遮风避雨乘凉休憩的顶棚,这些类似屋顶的东西被一根根的柱子支撑起来。

白塔山公园中“廊”的做工是很精美的,柱子几乎全部是血红色,看起来非常的扎眼,并且两边是对称的,给人一种协调匀称、错落有致的美感,“廊”上的顶镶嵌有各式各样精美的图案,建筑物中蕴藏着美术作品,这是建筑艺术的伟大之处,此外,这些“廊”很好地把独立的景物联接了起来。

“文昌宫”是看日出的一个很好的去处,在一个山尖上,也算是伫立在一个堡上,晨曦微露, 男女老少们“爬”到这里看日出。

“文昌宫”中的“文昌”指的是文昌帝君,为民间和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禄位之神。我想,求学的人们应该多来这儿跪拜一下,烧钱化纸焚香燃烛,以实现自己的功名禄位。

当我走进“文昌宫”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一种神圣感,并不是因为我真的相信有这个神灵的存在,而是因为我突然想到中国人现在都置若罔闻的信仰。在物欲横流的这个时代,我们只相信钱,倘若我们心中装着某些神灵,我们就不会“为所欲为”,姑且不论有没有神,一种虔诚总是寄托着很多美好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正是这个社会所缺乏的。

殿

面对“三星殿”的感觉和面对“文昌宫”的感觉是一样的,看着那几个菩萨的时候,心中似乎有点不安,总觉得他们给予我一种审判。

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给人一种压迫感,一方面是因为它们被摆放在一个被供奉的地位,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在指责我心头的“鬼鬼祟祟”。心中并非有什么阴谋诡计,只是在面对这些“面容”的时候,总认为自己的心灵不纯粹。

原本是观赏这个公园中的建筑,突然间,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真是觉得现代社会的我们心中“算计”的东西太多了,总在想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去获得什么,即便暂时拥有了很多人没有的幸福,也还在苦苦奢求,正所谓“欲壑难填”,我想大概说的就是很多人现实的状态。

白塔山因“塔”而得名,毋庸置疑,山顶上的白塔是这个公园的点睛之笔。在离白塔山很远的地方,就会看见山上一座高耸的塔。

别的建筑都可以近距离观赏,然而,白塔则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因为它处在“病危”的状态,一直需要修葺和维护。修来又修去,大概本来的面目都不复存在了,现在的白塔山是“与时俱进”的白塔山。

我想,只要保证它不会坍塌,就算是最好的保护了,如果添加现代人太多的印痕,那么就没有遗迹的味道了。没有见识过白塔山的人为什么会去看白塔,根本的原因就是把它当成古代遗留下来的一个老建筑物,白塔与山中别的建筑样式不一样的地方,恰恰是它的不可复制性。

看遍白塔山里形形色色的建筑,似乎勾勒出了老兰州的些许图景。黄河之滨,曾经的金城又是一派怎样的景象?

在凉风习习的地方,人们驻足在亭中;在层层高台上,人们唱着一首首生活的赞歌;楼中听风雨,感叹母亲河赐予的恩惠;于阁中温上一壶美酒,把生活的点点滴滴把玩品味;琴棋书画在“轩”中活灵活现,感叹祖祖辈辈留下的聪明才智;“榭”上翩翩起舞的人们,把欢乐哀愁跳跃在舞步上;“廊”上镌刻的飞禽走兽,续写着先民们的图腾崇拜;“文昌宫”的文昌帝君,为多少文人雅士所敬拜;“三清殿”里的天尊,给了生活的抚慰和安然;白塔的层层叠叠,经历着一如既往的风雨飘摇。

伟大的“母亲河”可能夺取了白塔山应该有的风光,我们只知道黄河养育了千千万万中华儿女,却不知道白塔山蕴藏着一个小小的“建筑王国”,尽管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传统建筑样式,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看到一些渐渐消逝的影子。

从这些平稳、整齐、对称的建筑样式中,我们大概可以领域中国人的思维模式,讲求四平八稳,注重形式结构,追求生活美感,一些宏伟高大、气势恢宏的建筑样式,很好地体现了中国人的落落大方,那些庞大的屋檐屋顶,还有高大的台基,无不体现出中国人的稳固,同时,这也是我们对任何事情都呈现出来的庄严感,造型的主次分明又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有礼有节。

小小的一个白塔山公园,装下了许多中国传统建筑的同时,也装下了中华民族的诸多优秀品质。

作者简介:汪军,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1级专业硕士研究生。

(编辑/彭源 责任编辑/李天波)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