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青春作伴 > 正 文

(读书月)大历史观之狂想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04-24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偶读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理阿诺斯的《全球通史》,有顿悟之感。之前看中国历史,尤以课本教材,不理解疑惑之处颇多。为何观点如此绝对?为何史料如此稀疏?为何总有意识形态作怪?

长期以来,大众所接触到所谓正史,总不十分确信。其中片面、狭隘不提,就连许多史实,恐怕也并非确如其事。当然,作为历史研究而言,可存对待相同历史之不同态度,然既定事实却无法改变。若加以改动,也就失去本身意义,不为历史,仅为演义而已。

不仅如此,吾国吾民也缺乏正视史实之勇。光荣之事大书特书,黯淡之举则默默带过,甚至不书一字,难堪之极。如此回避之态度,实是令人失望。代代相复若此,国家文明何在?民族尊严何在?

中国,东方中央之国。历经数千年演进至今,历史底蕴深厚,文明沧桑凝重,为世界之少有。其中内容,洋洋洒洒百万字亦不觉多。如此丰富内涵,至今却屡遭诟病怀疑,每每成为笑柄,为何?大历史观之缺乏,民族本位历史私心过重耳。

吾国吾民,大国胸襟继承者也,而非计较之类。何以为之?请先从正本国本族历史开始。诚然,中国之历史,渊源绵长,典藏深厚,且为世间仅存延续至今的古老文明,却并非能超人一等,更并非世界历史的拥有者。世界的历史发展,并非是一支一脉的,它是复杂社会系统不断变动下,国家形态数次更迭中,综合形成的人类社群低级生活状态向高级生活状态转变的时间记录。它的光辉,在于社会形态各异、发达程度不一、价值观念纷杂的文明事件结合而成,而非独家之大。即使一个国家有再悠久、荣耀的民族历史,也只是沧海一粟耳。

为何本国本族历史不得以世界承认?重要者,自觉独立而不融于世,自高自大又妄自菲薄的病态心理。明清时期之泱泱大国,自欺欺人,那时既无秦汉驰骋之风,又无唐宋隽秀之骨,末日王朝,惟自嘲不以解忧。大国风韵,于此时,荡荡而尽,终不免突遭蹂躏欺辱之历史。

对待历史之观念,决定国人之视野心胸。所谓大国者,非经济军事之极大强盛,在于其国民之眼界胸襟。虽经济强盛,国防坚固,人心不齐,民智不开、视野狭隘,亦不能免衰落之命运。纵观世界诸国诸族,灭亡者几何?衰落不起者几何?何也?狭隘贪婪,不思进取所致。反视至今之大国,虽荣辱沉浮不断,亦不能阻其发展脚步,何也?放眼天下,审时度势,眼界开放乃成,所谓之大历史观。中不同,一目了然。

国家民族非独存之物,乃不断融合、不断冲突、日积月累而成,其历史,即是一部交融史、斗争史、合作史、开放史甚至外交史,全如此无有特例。中华大国,至近代衰落之因,尽在于闭塞断流,坐井观天空做大国梦,却无视西洋诸国之迅猛进步。被动者必挨打,突遭侵入,在所难免。狼烟过后,破败目前,方知睁眼看世界,悔之虽不晚矣,亦难跟随时代,至今时今日,仍无全盛之像,唏嘘不已。再看前事,闭关锁国,失斗志,自在上位而尊之,怎可成国之大器?

国之历史,非一家一人可述,更非一事一本可表,史学之基,在于资料证据,无考证无以结论,无探究更无言论,一字一词,千秋之功。虽一大意,损失大矣,更有甚者,无从追回,千古遗憾,徒留无法释怀,悲也!观今日之史料,其谬误岂止一大字可表!

今日之记载历史,实难相信。空口白牙,既无证据,又无佐证,其言与捏造何异?有利者取之,无利者去之,何来真实,哪来全面?无关痛痒之事,大书特书,大写特写;触痛之事,讳忌无言,更令他人无言,一丝一毫,清除至净,真历史何在?国家证明,如人之利器,需小心看护,无敢伤害,然今日之作法,无异于毁国之根基,民之本性,其害大矣。炎黄子孙,不知民族进步真实,不知国家兴旺衰落缘由,向心力凭何而生,民族精神有何凝聚,民族复兴,何以实现?对国家历史,若无贡献,亦不伤害,则可谓大历史观雏形。如有历史发掘,真凭实据,功劳大益于世,身前身后名。

国家历史,民族历史,非一人而建,非一派能筑。更多者,正反相交而成,无争斗,无冲突,则无发展。犹如活水一般,若无破浪,怎得汪洋大海?反之,一潭死水,毫无生机。由此观之,大历史,乃对争之史,有胜利之分,却无绝对对错之别,尽数记载,方为历史,一家之言,虽有可取,亦无足据。所谓绝对,已失偏颇,再全再详,实难全信。

大历史观,尊重个人,尊重相争对手,同根生,相煎何急?个人再小,无其不成全史。如沙粒虽小,却可成大地。意见不同,态度有异,平常之事,包容于历史之中,冠以善恶高低,又有何益?国民性之善恶,体现于历史认同之中。虽为同族,互相伤害者甚多,何也?宽容性狭隘所致,广泛而言,斗争哲学超越历史所致,其害之悲,千古伤心。

小历史观,一己私欲之体现,当今世界,无以立足。小国寡民之念,绵延千年,终成恶果。逃避融合进步,淘汰已为必然。无历史之本,何来历史之光?大历史观,广阔之胸襟,大国之风范,大民族之根基,虽难于形成,却真知灼见,于西于东,于外于内,效果斐然,得之树之,则可尽立于国家强盛之列、民族优秀之林。所谓国民,心智开化,分度翩翩,伟大之人层出不穷。此等景象,何时可得?路漫漫,修远可矣。

《全球通史》此书,虽未敢言精深,大成之作,名副其实。感叹我堂堂中华,人丁茂盛,却无此种大家,惭愧之极,三省吾身,责任深重。书中之言,金玉良言不为过,读之思之,所得甚多。在此胡言乱语,均为一家之言,正如前文所言,无足据之浅见。卑鄙如此,但见历史观念之误,放胆而言,抛砖引玉,见笑于大方之家!

陈永磊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1级新闻学硕士研究生。

                                                   (编辑/李天波)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