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青春作伴 > 正 文

好久不见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03-24 | 作者:李航 】     【选择字号:

飘雪的日子渐渐消融在了暖暖的阳光里,在不时还会起风的天气里,回暖却已经成为了必然的趋势,连续几天都能感受到明媚的阳光和初春的温暖笑意。被呼唤了千百回的春,终于姗姗然地迈进了人们的眸子里,所见所闻都变得讨人欢喜。
天气虽然回暖,但眼中的绿意却还是稀疏,路边的枝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光秃秃或是吊着憔悴的枯叶。仰头追溯摇摆的叶时,会撞见明媚的天空和金色的日光。于是乎天空也一扫此前的阴霾,变得可人多了。
在温暖的天气里,容易想起温暖的回忆。那些好久不见的人,不知是否安好如故。于是,想要做点什么,来安慰因想念变得躁动的心。
一时冲动,忍不住买了太多的明信片,一直都觉得将明信片寄出,粘了邮票的明信片辗转于邮差的手中,最终送递到收件人的手里,这样的喜悦是怎么也无法取代的。看着手中的一沓明信片,一想到可以体味到这样的喜悦很多次,整个人都好像变得容易兴奋,从春困中打起了精神来。当初买邮票的时候还顺带买了些边缘有彩色条纹的信封,觉得它们与明信片的搭配,定会让收到的人爱不释手。而即使后来不得不改变了原定的计划,准备的信封没能派上用场,但在写和寄明信片的过程里,我依然觉得真心的愉悦。
因着明信片多了,对于寄明信片给谁,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思量,一方面,明信片不够的忧虑本就不存在,另一方面,沉寂太久的思念像是以这番明信片的浪潮为契机,从心里呼啸而出,那些人,真是好久不见了。无论是谁,都想以薄薄的明信片传递微茫的心意。因而也觉得,是谁都好。
好久不见,时光的味道全铺洒在了这简单的四个字里。有些人,就算是好久不闻音讯,却还是会在某刻想起的时候,发自心底的觉得熟悉。更遑论联系从来不曾断过的人。熟悉感早已镌刻在生命的流年里。
从分开的那一刻起,曾经相交的人生道路又从新开始了各自的轨迹,或固执或被迫不得地愈行愈远后,要想重回当初的心境,早已经是做不到的了,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各自有了新的知交,当初的关系,于是也不可避免的渐渐变得淡漠疏离。但倘若还没忘,关系也就依然固执地联系在那里。
犹记得在高中分秒必争的光阴罅隙里,我也曾做过类似的事情,认真地写信给久不曾相见的同学,期盼地将信投入邮筒,然后翘首盼望回信,可惜的是回信在邮寄的途中出了小意外,最终我的期待落了空,没能等到它,抑郁自是可以想象的,可我却还是心有慰藉,因为自己的思念确实是有借一纸薄信,或多或少的得以传达给远方的人。
明明是能够一条短讯就可以联系到彼此,却还是对信有着莫名的情节和期待,在等待的过程里得到莫名的安慰。感觉像是建立了跨过时空的触碰。
学校里的邮筒像其他的任何地方的邮筒一样,身子上涂着绿色的漆,但是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却并没有什么人会在匆匆的途中于邮筒前停留,这样的急忙是会错过一些美好的东西的。心里有些担心明信片最终能否寄到,但听到信封投入邮筒时所发出的一声低沉的音响,便觉得莫名的安心。不管如何,这份思念的心情,他们必会有所感的。
高中同窗了三年的友人,有些人却有近年许的时间不曾见过了,更不用说更早远些的初中朋友了。平日里小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却总在想起过去的时候莫名的伤感,时间似水划过记忆却好似了无痕迹地说淡就淡了,有些事情和共同的珍贵的回忆都日渐模糊,不知道是否有一日会真的忘却,只是知道,此刻想你们想得紧。
各自远方的人,可曾安好?好久不见,我很思念。(编辑:田园)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