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海撷英 > 正 文

社交型媒体与变形的新闻

【来源:新闻记者 | 发布日期:2012-03-02 | 作者:王建磊 】     【选择字号:
作为当前最热门的互联网应用,社交型媒体(social media)引起了国内外研究者的共同关注。有学者总结出社交型媒体的三大功能:微博客、信息服务和聊天工具(Geneva Overholser,2009);有学者分析了传统媒体对社交型媒体的运用(李应红,2010);也有学者从正反两个方面探讨了社交型媒体的传播影响(许卓,2010;魏超,2010);还有学者探讨了其赢利模式(卢金珠,2010)。这些研究立足于社交型媒体与社会各个层面的互动,有助于深入、多维的了解社交型媒体。
本文则进一步从微观层面,聚焦于社交型媒体滋生的大量用户原创内容,尤其是带有新闻资讯的部分,进行文本结构的考察。当传统传播模式下的受众可以借助各种简单方便的网络技术,成为信息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不得不承认,理念与技术的交织、碰撞不仅对信息传播环境产生深远影响,也促进了新闻表达方式的悄然演变。
一、社交型媒体的发展
维基百科对社交型媒体(social media)的定义是:一种用于社会交往,可得便利、可扩展性强的传播媒体。它基于网络技术对新闻信息进行互动式传播,推动了知识与信息的民主化进程,使公众从信息消费者转变为信息制造者[i]。安德烈·亚斯卡普兰和迈克尔·哈利将(2010)其界定为“基于Web 2.0的理念和技术建设的,可用于用户制造内容交换的一系列互联网应用型媒体”[ii]。常见的社交型媒体有Twitter、Facebook、YouTube、Myspace等。
Twitter在2006年3月推出,一年之后得到火爆应用,开始风靡全球。2010年1月网站独立访问用户数达7350万[iii]。简单地说,Twitter是一个可让你播报短消息给你的朋友或“followers(跟随者)”的一种在线服务。所有的Twitter消息都被限制在140个字符之内,每一条消息也可以作为一条手机短信发送,人们通过它实现跨Web、IM(QQ、MSN、Gtalk)、手机短信等方式进行沟通,这就是Twitter最吸引用户的地方。
Facebook于2004年2月上线,最初定位为提供个性化图片张贴的交友网站。如今,Facebook的功能得到全面扩展,News Feed的开发使其大获成功,新近推出的实时搜索功能不仅可以搜索用户的状态更新,还能够检索图片、笔记、视频等内容。2009年,Facebook的用户总量超过2.5亿,仅美国地区的月独立用户访问量就达到9000万[iv],这一优势非其他社交媒体所能比。使用Facebook已经成为美国人生活的一个部分,在笔者所在的密苏里新闻学院,随意点开一个美国学生的Facebook主页,其添加的好友数,少则成百,多则上千,俨然一份小型报纸的发行数量。
由视频分享理念出发的YouTube创立于2005年4月,2006年即被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它的出现可以说改变了整个互联网市场的竞争格局。当前的视频每日观看量超20亿次,是美国三大电视网络黄金时间段收看总量的近两倍。2008年5月,YouTube推出公民新闻频道,每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YouTube上报道发生的各种事情[v],从而形成了一幅壮观的世界新闻图景,这项“工程”是史无前例的。
以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为代表的社交型媒体如今在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得到了广泛应用。在我国,相同类型的社交型媒体有新浪微博、人人网、优酷[vi]等,各自培养了忠实的用户群体。不但普通民众利用其进行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网友、粉丝、社群等各种社会关系的处理,发表个人最新状态或对社会热点和突发事件进行记录,就连传统媒体和正式记者也成为社交型媒体的拥趸,他们不仅从各种社交型媒体中获取新闻源,甚至还直接引用用户原创内容进行新闻报道。由此可见,社交型媒体不但拓宽了传统媒体的报道视域,还使广大公众可以成为新闻发布源和提供公共交流的话题。
二、新“新闻形态”的诞生
正是由于社交型媒体提供的各种技术支持和网络支持,普通公众才得以转变为信息的传播者。在这里,技术作为一个强大的外在动力,推动着传播方式和内容形态的变革。笔者将基于社交型媒体技术的新“新闻形态”总结为以下三种:
1.私语式新闻
社会学家使用“环境知觉”(ambient awareness)理论对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型媒体进行阐释。该理论的主要观点是:就像现实生活中我们与某个人距离很近,可以用眼角余光观察他的种种小动作,比如肢体语言、叹气、无意中的嘀咕等等,并借此了解这个人的情绪[vii]。如今社交型媒体正在实现这些功能。
以Facebook为例,该网站用户最常应用的工具就是News Feed(动态消息),使用它可以自动生成用户活动状态,并向指定的好友展示信息内容。如用户可以通过“状态更新”来表达心情:“刚刚拿到老鹰乐队的演唱会门票,实在是太兴奋了”、“2:3,我喜爱的意大利队,再见”、“明天我就要结婚了,祝福我吧”,或是记录生活:“约见出版商,早上和艾伦吃饭,参加两个研讨会,下午赶到机场”、“翘课了,宿醉还没醒”、“每次经过路口那个摇摇欲坠的广告牌,总是心惊胆颤”,或是仅仅宣泄下情绪……总之,这些信息已经交织为一个公共空间——人们用它来关注周围人的近况,查看每个人在做什么,心情如何,获得对别人的生活情景的想象。
像这种普通人的“状态更新”事实上是一种变相的新闻表达,它的本质在于采用喃喃自语或碎碎念的表达方式,把个人的最新消息、最新状况传播给同属一个网络的其他人,而这些最生活化且带点八卦的信息也许比时政要闻更有接近意义。2009年9月4日,原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离职的时候,第一个“权威报道”并非来自传统媒体渠道,而是来自李开复的新浪微博。当天上午11时17分,李开复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面简单地更新了几个字“再见,谷歌”。而这4个汉字所产生的新闻效应出人意料,人们从其“自言自语”中得知了重要的新闻事实。同样对于很多名人来说,这种带有个人化、私语话色彩的“私人生活的广播”(life casting)成为新闻发布的另一种渠道。
2.对话式新闻
有学者将Twitter的媒介形态总结为4A元素(Anyone,Anywhere,Anytime,Anything),即任何人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发布任何事情,其传播学意义在于:使信息发布门槛降低,极大地扩张了信息传播者的数量;信息内容具有关联性性大、连续性强,形式多样化等特点(赵战花、来向武,2010)。2009年6月28日,美国《旧金山纪事报》发文指出,在伊朗大选和杰克逊死亡的新闻中,以Twitter.com为代表的微博客网站成为信息来源的主角。
不但时效性强,还应注意到Twitter正在转变新闻传播方式:不需要花样繁复的功能,碎片式交流还原了人类最真实的交流需求,在twitter上发布了新闻之后,很快就有跟随者(followers)进行跟帖和回复,比如迈克尔杰克逊的死讯经网友发布后,在短时间内迅速引来了数万粉丝的跟帖,他们中的部分人通过不断询问促进发帖者对消息的不断补充,通过质疑进一步增强其真实性,也有部分人充当第二和第三信息源直接进行信息的补充。也就是说,这种新闻形态的样式不再是报纸媒体上见到的倒金字塔或者故事体的新闻,而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通过对话勾勒出事件的大致面貌,使用户获得完整的新闻信息。
而这种对话不但发生在用户与用户之间,也发生在用户与传统媒体之间。如2009年1月15日, Twitter用户Janis Krums对全美航空公司班机坠入哈德逊河的报道。Krums在当天下午向Twitter上帖:“有一架飞机坠落哈德逊河中,而我却在去接该机乘客的小艇上,这太疯狂了”,并嵌入一张当时的照片链接。由于Krums几乎在事故发生的同时就发布了相关的文字及照片,因此引来大量媒体记者的在线采访、交流,Janis Krums作为事件第一目击者不断补充最新消息,人们在Twitter的平台上展开公共探讨和对话,以最小的成本最高的效率获取了信息。
3.直白式新闻
由普通用户拍摄、上传到互联网,并以突发事件和社会热点事件为关注对象的网络视频近来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也产生了越来越大的社会影响。国外以YouTube、国内以优酷为代表的视频网站给这些原创视频提供了开放式的传播平台。未受专业培训的普通公众拍摄的视频新闻从外在形态上来讲,简单、直白、感性是其显著的标签。
Abbi Tatton(2006)描述了用户原创视频对传统媒体的影响,他以中东地区民众将拍摄的战争实景题材的视频传给CNN的I-report和YouTube为例,认为公民上传的视频新闻以其极具冲击力的画面、主观的拍摄视角,满足了电视作为视觉媒介的需求,改变着电视媒体固有的生态面貌。
我国的视频网站上也出现了大量的、形态各异的用户原创视频。从文本结构上看,这些视频“一般没有公民记者出镜,没有主持人,不设新闻导语;画面因非专业设备拍摄而不甚清晰,镜头时而摇晃不稳,推拉摇移的运用也不甚合理。由于大多片段属于‘临场反应’与‘即兴发挥’,除非特殊需求一般也不做后期剪辑就直接上传到网上,简单与直接成为网络视频给人的第一印象”[viii]
笔者收集了2009年5月份到2010年4月份来自搜狐、新浪、优酷、酷6网上379条视频新闻,并统计出其技术形态,数据显示:网络视频的平均长度为3.94分钟,达到电视新闻长消息(4分)的上限;运用音乐音响的视频有229条(60.43%,N=379);运用字幕的视频有239条(63.32%,N=397);但是作为电视新闻专业表现形态的后期配音和出镜播报,样本中只有8条视频采用了后期配音的形式,2条视频有出镜播报;作为衡量技术水准的对静态图片和对其他媒体素材的引用,分别只有78条(20.69%,N=379)和51条(13.45%,N=379)。
可见,网络视频与专业电视新闻相比,形态过于直白。但正是这些表面上看起来琐碎的影像片段,在某些情况下却成为了最原始的新闻素材,成为独一无二的资料镜头,得到传统媒体的重用。
三、新闻向受众的回归
正是由于受众借用社交型媒体等工具亲自参与到新闻制作中来,才使传统意义上的新闻呈现出了不同的形态。如果说以前人们对新闻的认知是自觉的站在大众媒介的立场上,现在,这一立场完全可以回归到受众本身,从受众视角出发判断什么是新闻,怎样表达新闻?何尝不是理解新闻的另一种途径?笔者认为,社交型媒体上的用户原创内容意味着新闻向受众的回归。
1.从“大众传播”到“平等交流”
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型媒体的出现,让人际传播以一种适度的方式和大众传播结合起来。其独特的广播式信息流动模式,带给人们一种全新的沟通方式。用户开始习惯以“短消息”的形式记录与分享观点,发布新鲜事,发布新想法,发布新情绪,而不需要就一个情绪、一个灵感去编辑一个标题,一段经过加工的文字发表一篇文章,这其实是互联网时代网络更深入人心的一种表现[ix]。而这种使用习惯的培育与形成反过来也会对信息的表达方式产生影响,尤其是促成从“传播”到“交流”的变革:新闻不再一味是记者播报的东西,而是经由大众参与,告诉媒体应该播报哪些东西;新闻逐渐演变成受众与受众之间、受众与传媒之间平等的对话,这种理念也势必对未来的新闻产生进一步的影响,至少在当前,“私语式新闻”和“对话式新闻”的产生完全表明了受众正在以自己认可的方式发布新闻,并习惯了如此的交流和信息获取方式。
2.从“满足需求”到“更满足需求”
即使说大众媒体经过不断改进已经做到了新闻报道的及时性,但其信息生产仍需要经过采访、撰稿、编辑、审核等一系列的生产环节才能完成。而社交型媒体由于内容简短(大多控制在140字符以内),不用经过大脑的深加工,可直接将所见所闻所想以短消息的形式同步生产出来。同时,其信息可以通过Web网页、客户端、手机短信、IM工具、电子邮件插件等方式来实时发布。信息的推广机制还保证了用户所关注的人更新了消息之后,系统自动将更新的信息聚合到接收者的个人主页当中,按时间顺序排列出一条条信息,达到信息的同步主动呈现。所以,社交型媒体的信息生产到发布几乎接近零时间。
对受众来说,对即时信息的需要先于对深度报道的需求,对新闻的连续性和滚动性需求则更高。社交型媒体的发布系统由于无法容纳太多的描述词,反而让每个人都更容易能在这短短的信息中找到更多的新闻信号,提要式的新闻更加精练,又不失新闻价值。言简意赅的特性使人们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就能够在简短的文字之中判断信息是否有价值,从而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接受更多的信息。综上,无论是从信息发布还是信息接收来说,社交型媒体更加满足了受众需求。
3.从“分散的片段”到“聚合的新话语权”
不管是三言两语的文字表达,还是即兴所拍的视频片段,社交型媒体的信息呈现出鲜明的“碎片化”特征。尽管也产生了大量的无用信息,但“一旦这些单独的只言片语和某个大家关注的事件相关联,信息制造者就成为目击者、知情者、经历者、评价者。当大量的信息碎片在一个主题下集中,就可能汇集成事件流、思想流,大量积聚后成为热门话题,从而产生了一种新型的话语权”[x]
这种话语权的表达主体是普通公众,有别于专业记者的视角和立场,有可能对新闻事件有不同的解读和看法,并对其未来走向产生约束作用;其形成方式是一个碎片化信息不断聚合的过程,往往一个事件包含许多人的参与,其参与者分布于各地,其中有亲历者、目击者,有分析者,也有提供背景或者相关信息链接的整理者。当信息、观点、知识聚合后,就有了复原事实真相的力量。
有的社交型媒体如YouTube等视频网站设有“头条新闻”进行议程设置和舆论引导,而Twitter和Facebook则没有“头条新闻”,只有碎片新闻流,但大量的相同新闻关键词可以让某个话题成为焦点话题。另外,社交媒体的这种碎片化、离散性的信息中大多数都包含着用户的附带的情感元素,可以被提取出来并加以聚合,就某一话题进行跟踪、整合,就可以引导和带动人们对某个话题的整体情绪,形成强势的网络舆论,近来这方面的案例不胜枚举。
四、新闻一直在变形
本文从一个微观的角度,在一个开放的背景下重新审视新闻的形态。事实上社交型媒体的发展使互动、参与等理念深入人心,受众逐渐对传统媒体的单向传播产生解构,这一点可以从公民新闻理论中得到支持。“普通人在收集、报道、分析和传播信息资讯时扮演了越来越主动的角色”(Bowman and Willis, 2003),“受众在学习如何得到更好更快速的新闻报道,也在领悟如何新闻加工,有些情况下,他们做的比专业记者都好”(Gillmor Dan,2006)。经由大众参与的社交型媒体对传统媒体的新闻实践也形成了一定影响,很多专业媒体记者开始利用社交媒体去挖掘新闻源,这一行为又促进了社交型媒体与传统媒体在信息渠道上的高度互补,进一步造成了信息形态的变化与融合。
本质上,“私语式新闻”、“对话式新闻”和“直白式新闻”是公民新闻的几种表现形态,它们产生于受众、传播于受众,是从受众立场和视角出发对传统新闻的解构。如果回顾人类传播的发展史,最明显和笃定的趋势就是整个传播机制和传播理念向受众的回归,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新闻一直在发生着变形,无论是从倒金字塔格式到故事体叙述的演变,无论是站在传统媒体立场还是公众的立场,新闻的形态应该是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始终围绕受众所需,而这个过程又必然伴随了社会文化、技术背景的更迭和大众认知、接受水平的改变。
[i]维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media
[ii]Kaplan Andreas M., Haenlein Michael, (2010)., The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social media, Business Horizons, Vol. 53, Issue 1, p. 59-68.
[iii]《微博客Twitter网站1月独立访问用户数近7500万》,http://www.wowa.cn/Article/97913.html,2010-2-17
[iv]《Twitter用户数一升一跌看市场趋势》,http://media.people.com.cn/GB/10353207.html,2009-11-10
[v]Sarah Perez ,YouTube Launches Citizen Journalism Channel, http://www.readwriteweb.com/archives/youtube_launches_citizen_news.php,2008-5-20
[vi]与Twitter功能接近的有人民微博、搜狐微博、网易微博、饭否、嘀咕、做啥;与Facebook功能接近的有开心网、占座网;与Youtube功能接近的还有酷6、土豆网、6间房、激动网、新浪播客频道、搜狐播客频道
[vii]Clive Thompson,Brave New World of Digital Intimacy,http://www.nytimes.com/2008/09/07/magazine/07awareness-t.html,2008-9-7
[viii]吴信训、王建磊:《我国互联网上公民视频新闻的传播解析》,《国际新闻界》2009年第8期
[ix]10刘兴亮:《微博的传播机制及未来发展思考》,《传媒》2010年第3期
参考文献:
Abbi Tatton,(2006),Online Video Changing the Face of TV News,TelevisionWeek. Chicago: Sep 4
Geneva Overholser,(2009),What Is Journalism's Place in Social Media, Nieman Reports Vol: 63
GILLMOR, DAN,(2006), We the Media: Grassroots Journalism 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 Sebastopol, CA: O’Reilly
Shayne Bowman and Chris Willis,(2003),We Media: How audiences are shaping the future of news and information.The Media Center, American Press Institute
李应红.美国媒体对社交媒体的最新运用[J].中国记者,2010.5
卢金珠. 微博客传播特性及盈利模式分析[J].新闻记者,2010.4
许卓. 微博客的传播优势及发展前景[J].新闻前哨,2010.1
魏超. 网络社交媒体传播的负面功能探析[J]. 科技传播,2010.2
赵战花、来向武. 微博客对新闻信息传播的影响探析[J].理论导刊,2010.4
编辑:丁丽琼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