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游子语丝 > 正 文

外婆家的年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02-05 |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 】     【选择字号:

从小对过年的记忆,都是在外婆家。年三十的前几天,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们就带着小孩子们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再加上大家族里的亲戚,一大家子人,把个年过得好不热闹红火。
外婆家的老房子是在一个小四合院里,那时候每到过年,三间卧室,要挤下老老少少十几个人,每张床都要挤上三四个人,睡觉的时候不是你的脚踢到了他的下巴,就是他翻个身裹走了你的被子,现在想来,还真是有趣得很。
小时候的记忆里,过年真的就跟天堂一样,好吃的好穿的好玩儿的,各种有趣的东西和事情都排着队等着我们呢,自然是再开心不过了!
大年三十的白天,大人们会带着孩子们去上坟,点香烛、烧纸、磕头、放鞭炮,拜祭的程序走完之后,那小碟子里各式各样的祭品就分给我们吃了。老家有这么一种说法,说孩子们吃了这些祭祀的食物以后,会得祖先的保佑,健康又聪明,来年少生病,考试拿高分!而我们呢也很乐得去分享这数量不多的“美味”,其实味道真不见得有多好,也就是吃个热闹吃个好玩儿。
年三十儿晚上的年夜饭是过年的重头戏,这就是外婆和家里的女人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外婆家早就杀好了一头大肥猪,鸡、鸭、鹅、兔、鱼等各色菜品也早都置备齐全,厨房里几个小时的辛苦忙活之后,一道道的佳肴便上桌了。面积不大的“堂屋”里,要摆上两张大桌子,有时候隔壁的房间里还要再摆上一个小桌子,才够一大家子人坐。年夜饭,吃的就是个团圆,分散各处忙忙碌碌了一年的家人们,都在这一天回到同一个地方,齐聚一堂,觥筹交错,饭菜虽家常,但却比任何珍馐美味都来得可口!
年夜饭过后,大人们围坐在一起拉家常,电视里正播着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大家边看晚会边吃零食边聊天,聊着这一年的种种,聊着来年的愿景,聊着各种有的没的。不过我们这些孩子可就没这么安生了。饭局还没结束,我们就口袋里揣着好吃的,手里拿着烟花、爆竹,到院子里玩儿开了。爆竹有好多种,有用明火点的,有像火柴一样擦的,有使劲儿一摔就炸的……烟花因为比较贵,为公平起见,就是孩子们人手一根,大小、发数都是一样的,为了能延长欣赏美丽烟花的时间,我们就一个接一个地放,谁的烟花冲得高、开得漂亮,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当午夜十二点临近,电视里春晚开始倒计时,新年的钟声敲响,屏幕上各种欢腾雀跃,但电视机前的我们其实什么都听不见,因为满耳只有院子里噼里啪啦响彻夜空的鞭炮声,自家的鞭炮放完了,别家的炮声还透过夜幕远远地传来……
大年初一的早上,外婆一早便起床煮好了一大锅汤圆和鸡蛋,孩子们也在大人的呼唤中揉着惺忪的睡眼乖乖起床了,因为昨天晚上大人们已经反复关照过了,大年初一早上,叫起床就要起,不能哭,不能闹脾气,早上起来也不能说“不”字……总之各种禁忌都要遵守,否则就不吉利了,比如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大年初一哭了,那这一年里都是要哭着过的。
在南方,大年初一早上是一定要吃汤圆的,寓意团团圆圆。外婆家的汤圆都是自己调馅儿自己包的,馅儿里会放花生、芝麻、冰糖、橘皮等,汤圆个头儿也很大,比超市里的汤圆大好几倍。我从小就不是很爱吃汤圆,特别是这种加了橘皮的汤圆,所以头天晚上妈妈都会提前跟我说好早上能吃几个汤圆几个鸡蛋,因为大年初一早上是绝不能说“不吃”或“吃不了”之类的话。
对孩子们来说,大年初一有许多“激动人心”的事情。比如,能够穿上大人们早已为我们准备好的,从上到下的一整套全新的衣服鞋袜。又比如,能够拿到压岁钱,让自己新衣服的小荷包鼓起来。所以,拜年,便是我们大年初一最重要的事项!吃过汤圆,我们就开始给家里的大人们挨个儿磕头拜年,小嘴儿里像抹了蜜一样地说着吉祥话,逗得大人们眉开眼笑,荷包自然也就丰收了。不过,如果是年龄小点的孩子,这压岁钱刚捏在手里还没捂热,就被大人以“保管”的名义“收缴”啦!
小时候对于过年的记忆真的是很鲜活,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都还能感受到那时候的快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年那种氛围就一年淡似一年了。
现在,我们过年还是回外婆家。外婆家已经搬进了新居,由原来的几间砖瓦房,变成了现在的三层小洋楼,以前那种三四个人挤一张床的情况也自然不再有了。
团年饭依旧丰盛,但平常鸡鸭鱼肉吃得多了,再丰盛的菜肴也都吃不出小时候那种美味可口的感觉了。饭桌上也比往年冷清了些,由于距离和工作的原因,家里人没能回来齐,而大家族里的三亲六戚们,过年也都各过各的,走动得也少了。
以前过年时候的各种活动和习俗现在也淡化了很多。孩子们都长大了,对放炮仗放烟花这些以前热衷的活动也都不那么上心了,大年初一大人小孩儿也不会再特意穿一身新,也没有人很刻意地去在乎初一早上有没有说“不”字……总之是一切从简了。
不过,虽然我们都会或多或少地感觉到年味儿淡了,但有些东西还是依旧的。家人们希望能够借此机会相亲相聚的心情依旧,外婆把家里的好东西都留起来等着大家回来一起分享的慈爱依旧,年三十儿晚上响亮的鞭炮声依旧,大年初一早上雪白甜糯的汤圆依旧……
所以,其实细细想来,年味儿淡,淡的也只是形式罢了,过年最本质的就是“一家团圆”,这是没有淡化的,也是永远不会淡化的——火车再挤,机票再贵,人们也要想办法回家过年,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过年,团圆,这两个词,弥漫着如此温润醇美的气息,让人感觉如此幸福美好。
外婆家的年,年年岁岁,有我多少的快乐记忆,对于我来说,它好像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一种标记,只要一想起来,就让我觉得亲切、温暖。
 
任娴颖: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
 
(编辑/彭源)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