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大首页|百年兰大|精品课程|网络课程|实验中心|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返回主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春作伴 > 青春作伴 > 正 文

谁的呼吸深浅了时光

【来源:新闻与传播学院 | 发布日期:2012-01-05 | 作者:许晟 】     【选择字号:

作此文,也算是即兴。本来想就着这题目,思量些感伤,可岁月平常无可叹伤。再细找,却发觉已然失去无事伤秋的“情怀”。但题已上屏,总舍不得删掉,想要写点什么。巧的是,前两天拍了两张关于时光的图片,索性,就着片里的“时光”,写写兰州两季吧。

照片中的枯叶,是在学校捡的。那是个阳光不怎么明媚的中午,从食堂走向宿舍的路上,就那么仰躺在渐凉的水泥地上,是被冻伤的。这定然是一片青春期的落叶,略小的叶身上,染着大片枯黄,些许不规则的绿斑还在挣扎。被黄尘覆盖着的绿斑,配合着完美的叶型,看起来如此心动。俯下身,拾起来,洗干净,夹进书,书的名字叫《寻找家园》。于我,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真实。

刚来兰州的时候,我被“丢”在了榆中,荒凉,幸有老军区司令部的老树盘根,也就不觉得有多窒息,甚至觉得生机。那时的兰州,或者说,榆中,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是春天的。不说那大红的梅、不说那怒放的芍药,只消看那奋力挣扎的绿叶,我便明白,那是春。那是段回不去的时光,不能回头的站台,离开了,也就回不去了。纵然跃身而至,终究少了那些兄弟,凭添几许伤绪,滴落镜月湖中,荡起岁月无伤的涟漪。

在兰州,认识最为深刻的就是冬。有着暖气的屋子里,是暖和的,可以肆无忌惮地脱掉外套,蹦蹦跳跳。可是,我总不喜欢长久地呆在这个人造环境中,活着太舒适了,就会出问题。于是我畏缩地走了出去,走进兰州的冬天。

江南人一说到北方的冬,总会不自觉地想到这个词:荒凉。会像“演”的那样:一个老农,坐在土墩上,畏缩的怀抱里是一根放羊鞭,身前身后,是一大片白茫看不到边的荒原,或许有风,可厚实的大地、厚重的棉衣,谁也不能证明风的存在。兰州是没有风的。西固的污染,顺着黄河水势,慢慢地往城关压,缓慢、坚定。我站在这里,厚实的阴霾,让人们连抬个头的勇气都没有,光是四周的黄黑,就让我屏住呼吸,眯上本来就不大的双眼了。

兰州的冬天,禁忌很多,有形的、无形的。光是不能随地泼水就令人无奈。冬天的兰州,泼下的水就会结成冰,不管多少、不管冷热,经久不化。儿时在冰上溜着玩挺开心,在长大后的城市里,冰却是打滑的,不经意,便摔了个跟头。

人们常说,兰州只有夏冬。我品量着夏天的温度,不经意掠过树荫的凉意,令我发颤,我宁愿相信那是冬天的另一个时间存在。而春,仍会在不期然、不奢望的时候,钻入袖口,顺着臂膀,叩打心扉。特别是在这无眠的冬夜,顺着我的呼吸,深浅。

许晟: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新闻学硕士研究生

编辑:李天波

Copyright 2009-2010 ldxw.org All Right Reserved
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西路9号
邮政编码:730020 联系电话:0931-8913736